kazoneak

品牌控:

周五福利弹【HABA鲨烷精纯美容油  等你来试用】

秋冬换季,很多妹子的烦恼,过敏肤质变得尤为脆弱,皮肤状态时好时坏,这期的周五福利弹给大家带来这样一款无添加主义的精纯油!它神奇的功效可以在皮肤外层形成保护膜,隔绝伤害,并且补充养分,每日晚间搭配水乳混合使用效果尤佳!


参与方式:

关注“品牌控”并给这篇文章点赞,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。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。

同时小仙女们也可以在网易美学参加更多👉免费试用👈

试用申请时间:9月29日—10月9日

试用人数:6人

申请TIPS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的换季护肤心得,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~

试用者名单公布: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,在“品牌控”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。注意!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~ 

试用反馈: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,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“免费试用”若没晒试用感受者,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。


试用品牌简介:

HABA精纯油最大的成分亮点就是高浓度鲨烷,先来普及下鲨烷的秘密:

鲨烷是皮肤的主要脂质之一,具有天然保湿、修护受损细胞及抗氧化的功效。一般女性于15至20岁期间,皮肤中鲨烷含量最高,自然容光焕发。

25岁之后,鲨烷分泌锐减,基底细胞缺失氧气,皮脂失去平衡,加上新陈代谢缓慢,肌肤渐渐变得脆弱、粗糙和衰老;细纹、斑点和粗大毛孔因而产生。

鲨烷的萃取工艺繁琐,高纯度的鲨烷很难获得,而HABA精纯美容油就是唯一将高纯度鲨烷运用到产品中的化妆品。它的工厂设立在有“世界第三大渔场”之称的北海道,那里四面环海,空气清新,是难得的无污染海域。这款HABA精纯美容油的原材料就取自生活在六千米深海的蓝角鲨-深海鲨鱼肝油:鲨烷。


本次试用产品:

HABA精纯油4ml

*活动最终解释权归【品牌控】所有


忘羡:《逐萤》

东雨:

冷爭妍:



防和諧先轉載好吃的肉❤️💕❤️💕




月弓:







*因为重看繁体版书而冒出的脑洞








*其实是从第一次看就有的脑洞,终于把它写了出来








*原作取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《逐萤》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夜中,静室内漆黑一片,香几中檀香早已燃尽,其余韵却犹存,清冷更添飘渺。








蓝忘机自梦中醒来,下意识一摸榻旁,愣是扑了个空。








他翻身下床,竟不觉得有何不妥,只当这份惆怅是因梦而起,眼前还有更引起他注意之事。








房中竟出现流萤,悠然在半空中飞舞,冷凉幽光星星点点,忽明忽灭,降临在蓝忘机寂静蔓延的身周,萦绕不绝,然伸手欲触,却又如雪花般逐渐散去。








转眼,流萤已尽数消解。








他取外衣穿上,便听室外传来一阵轻响,声量不大,却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很是突兀。随即取案上避尘,佩剑而行。








只是当他走出门外,出声者便已机警地噤声,他只好继续循声而去,绕了云深不知处外墙搜寻,却是一无所获。








没来由地心怦怦乱跳,在连虫鸣鸟叫俱无的此时,这急促的心跳声竟有些震耳欲聋,蓝忘机紧紧地按住心头,抬眼又见那稀疏几点流萤明灭,正在墙头处似星光流淌,他浅霜般的眸渐渐放大。








果然就见一道修长身影自墙头出现,将流萤扑了满怀,而来人却恍若未觉似的,左右抱着两只圆胖光滑之物,翻墙而下。








云深不知处有宵禁,蓝忘机自是再清楚不过,如今他却眼睁睁看着此人跳入境内,将怀里两坛酒轻轻放到地上,整了整衣衫。








而直到那人抱住酒坛,静悄悄迈起猫步时,他才微分脚步,自暗处走出,那人一听足声,整个人跳了一跳。








「谁?!」魏无羡忍不住叫道,随即压低声音,「你怎么跟鬼似的,想要吓死我啊!」见他沉默,魏无羡抱紧了怀中两坛酒,「你这人怎么不说话,古古怪怪的?怎么?看你戴着抹额……果然是来捉我的吧?」








蓝忘机搭上自己额角,罕见地微微皱眉,「你……天子笑?」








魏无羡见他提着佩剑,想定是来巡夜的,却也不甚在意,「是啊,姑苏产的名酒,你们蓝家这么严格,想必你是没喝过的,不如我分你一坛,你就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?」








蓝忘机更是一阵眩晕,此情此景,如此熟悉,却又有些不同,以往他午夜梦回,俱是平淡地重现二人这场初遇,他经历过无数次同样的梦境,却从没有像此次,如此真实、如此不同。








只因他早已察觉自己身在梦中,故发展和先前有了出入。奇怪的是,他既已知自己身坠梦境,竟无法立即苏醒。








「我知道夜归者卯时末不可入内,可你既然已让我进来了,那可不可以就当作没看到?我发誓,以后我若是发现什么好东西,一定第一个告诉你。」说着居然把一坛天子笑凑过来,凑到蓝忘机怀前。








此刻他才发现,自己居然高魏无羡半个头,时光于他竟并无倒转,而魏无羡却还是那样年少青春、神采韶秀,他看着在流萤清光下目色如星的少年,竟鬼使神差地收下了贿赂。








见他似是允了,魏无羡大喜过望,一时竟不想走了,好奇地侧头看他,一头随意扎起的长发掠过他握酒的手,令他怔忡不已。








「蓝兄!看不出来你竟是这样的!难道你也馋这酒?我犯禁了,你不把我从墙里扔出去就算了,居然也不打我!」








蓝忘机定了定神,凝眸道:「不扔也不打你。」








「好好好!」魏无羡眉开眼笑,抚掌道:「你对我这么好,从今以后,我们就是好兄弟了。不如,天子笑你一坛、我一坛,明月在上,我们今天就好好喝一通……唔!」








匡当一声,两坛酒都被碰倒在地,酒香自坠落的地面散开,钻入口鼻,而少年魏无羡则入了蓝忘机厚实的怀抱里。








「不是兄弟。」蓝忘机揽住魏无羡还略嫌纤细的肩头,「不要兄弟。」








「你怎么了?!」魏无羡又惊又叹,他辛辛苦苦从山下弄来的两坛酒都没了。「你这人怎么那么奇怪啊?」








怀里的人不停扭动,还伸出沾了酒香的手与他比较额温,蓝忘机便将手臂收得更紧,他与少年魏无羡此时的身高差,正好是能令他一低头便能在额上落吻的角度。








他拂开魏无羡的额发,缓缓低头,有意无意地擦过他光洁的额肤,轻得只像是发丝掠过。








魏无羡慢慢地不挣扎了,被他的温情感染,竟是乖巧地贴住他的胸膛,双手搭住他的腰带,好奇地转着眼珠子。








「你到底怎么了呀?」








他只是道:「魏婴。」








「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」








蓝忘机没敢应,亦不去瞥漫天流萤飞舞。








魏无羡只感觉脸上一片又温又软的东西干燥地滑过,他忍不住瞠大眼,却又被那轻柔的触感给一吋一吋地抚得浑身发软,纤长的睫羽搧着搧着便闭上了眼。








最后那感觉停在了唇角。








魏无羡本能地迎合,一来一往间,竟渐渐地去追逐那抹柔软的所在,主动地仰头凑上去。








他才发现,那唇竟是微凉而颤抖的,方才没有察觉,是因为他才是低温的所在,而如今他暖了,蓝忘机却冷了。








「你这人……好奇怪……」他轻声在吻中试探道,「你这样,是不是喜欢我?」








你喜欢我?








蓝忘机是从不说谎的,可很多事情,谁人不问,他亦不会主动告诉谁人。








他轻抚魏无羡的背脊,那饱含力劲而蓬勃的年少身驱,他更是第一回触及,不觉有些出神。








魏无羡放开了他,觉得他很是奇怪,犯禁放过他就算了,还这样抱他,他抬手摇了摇他的肩膀,满脸的懵懂,「男人跟男人……可以互相喜欢的吗?」见他浅淡的眸里仍是一派沉寂,又道:「……我开玩笑的,你别介意,我看的话本里面,能这样做的好像只有男与女呀?而且会这样的,难道不是喜欢了对方吗?我……」








还没说完,又被蓝忘机一吻堵住了嘴,绵软的唇瓣相依,互相厮磨辗压,魏无羡虽双眼茫然,却并不是排斥的,他忍不住屏息,微微露出鲜红的小舌,蓝忘机略略迟疑,这才缓慢地将他露出的湿软吸吮过来,小心翼翼地汲取那甘美的津液,与他唇舌交缠,待他几乎窒息,蓝忘机才放他一马。








蓝忘机镀了荧光的眸看着他,「可以的。」








魏无羡还微微喘着,眼中水光滢滢,「唔?」随即反应过来,梦呓道:「哦,你喜欢我。」








蓝忘机坦然颔首,只觉满地的天子笑兀自流淌着醇厚的酒意,把他给熏得醉了,他才能因而豁出去似的。








流萤拂过,蓝忘机低低沉沉的嗓音令魏无羡心里发软,复又轻轻抱住了他。








蓝忘机避过那些碎裂的酒坛,将抹额摘下来,系到魏无羡手上,将魏无羡放倒在地,双腿分开,高出他半个头的身子覆到了他身上,在敏感的颈间落下吻雨。








他觉得好笑,「你绑着我干嘛呀?我又不会跑了,你解开我。」








蓝忘机依言解开了他的衣带,魏无羡大惊失色,「不是让你解开那边,唔……」下面的话又被堵了个密不透风,蓝忘机一吻将尽,道:「嘘。」








不一会儿魏无羡就被剥了个精光,臀肉之间亦有异物逐渐侵入,他轻呼一声,竟也不知反抗地忍受疼痛起来,被月色镀了银白的身驱起起伏伏,双手攥紧了地上青草,喘息流泻而出,萤火点点落在了清俊的脸上,冷光闪烁,令他不禁恍惚,露出着迷的神色。








蓝忘机进入之时,有些迟疑,那乱舞的流萤锲而不舍地追逐他们每一次的动作,每当牠们而拂过眼前,蓝忘机便觉更醉。








他伏在魏无羡身上,挺进坚实的身驱,每一次的捣进,都令他如登云霄。








他捉住了魏无羡在草地上研磨的臂膀,握住了他劲瘦的腰身,不住抚弄,胸前那两点殷红,亦是缀了红圈片片。








他在魏无羡的身体里,深深地感受了被包覆的暖意,他也弯身抱住喘息不已的少年魏无羡,将雪白的脸颊贴在他的脸庞,头抵在丛生的草地上,紧紧将他拥住,让他也能感受到这份温热。








「魏婴,我心悦你。」








他垂下了眼睫。








耳侧传来窸窣的衣物摩擦声,他一低头,便见魏无羡正为他拉开衣衽,除却他的腰带,落下的洁白外衣正覆上魏无羡赤裸修长的身驱,将他整个人罩住,此时四周的荧光蔓延到了眼前,被除去衣物的身子徒然一凉。








他睁开满布花白的眼皮底子,眼前一张与魏无羡相异的清秀面庞,正笑靥灿然地看过来。








咚的一声,他从床上滚了下去。








那笑得暧昧的男人托着腮,大片赤裸的胸膛横在床前,蓝忘机顿时稳不住脚,好一会儿才站起来,摸了摸自己被扒去一半的上衣。这时床上人亦拉起了棉被,遮住自己的上半身,露出光滑的肩头。








蓝忘机:「你……」








魏无羡眨眨眼,「嗯?」








「昨晚,我……」








魏无羡逮到机会,俏皮地一眨单眼,睫羽一拂,令蓝忘机想到梦中少年魏无羡眨巴的长睫,不禁心跳漏了一跳。








「昨晚你好奔放呀,含光君。」








被喊做含光君的蓝忘机一顿,只觉自己愧对此称号,「……」








「昨晚的事情,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」








他只觉一头温润的热血全数褪去,从脸冷到了脚底。








还在风中凌乱,魏无羡就赶紧证明他下身并未褪去裤靴,「好个贞烈男子,含光君,我不过脱了咱俩的衣服,开个玩笑而已。你清白之身尚在,没有被玷污,请放心!」








他哪能放心得了!蓝忘机内心都在咆哮,脸更是白得如纸,身子僵得恍若冷冻。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喝醉后会干出什么事情来,最糟的莫不是如梦中那般了?若是如此,后果如何,他真不敢想……








魏无羡自告奋勇去买早点,得意洋洋地遁了,蓝忘机却好段时间没缓过来,外衣被扒了半件,却也不须多少时间便能穿妥,他在房中站了好些时间,才挪动步伐,狠狠地洗了好几把脸。








他推开窗棂,远远看到魏无羡在楼下一处台阶上坐定,与玩着角色扮演的孩子们言笑晏晏,晨阳落在他的身上,光色斑驳,恍似他梦回时所见的流萤点点,只是这光澄澈金黄,比之暖了许多,纾解了他郁结的心。








他抬手握住一片洒来的日光,方才褪尽的血色又缓缓地回到脸上,在这不为人知的时刻,他清隽的唇角极淡极淡地,勾起了与魏无羡相似的弧度。








二人再次踏上世路,魏无羡笑着与他并肩而行,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看他滔滔不绝,目光紧紧跟随。








亦是从未离开过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《逐萤》终。













蕴亮晗光:

之前玩击鼓传画的图,CP出小料本的时候大概印出来做加购鼠标垫吧,这个大小怪合适的不弄可惜【。

完整击鼓传画地址→http://weibo.com/1752945277/Checu6rEh